当前位置 :首页 > 道家文化 > 玄学 > 奇谈会
投稿

栾保群谈中国古代幽冥文化:“灵魂”是人性的延伸

时间:2018-04-16 10:07:42 来源:澎湃新闻网 作者:郑诗亮 栾保群 中国文化复兴网

栾保群(澎湃新闻蒋立冬绘)

时至今日,栾保群先生的“扪虱谈鬼录”系列已经出到第三本了。无论是此前的两本《扪虱谈鬼录》(2010)与《说魂儿》(2011),还是这一本《鬼在江湖》(2017),都着眼于中国传说故事里鬼怪魂灵方方面面的习性,把幽冥世界写出了烟火气和人情味。“鬼在江湖”,亦犹“人在江湖”。虽然栾先生自谦,他谈鬼不过是拿“边角余料”,“垂老投闲,补缀成衲”,其实他在校注古籍之余,一直留心搜求材料,从魏晋到清代,从经史诸子到笔记传奇,各类与鬼相关的材料,都被网罗殆尽——他甚至还编出了《中国神怪大辞典》。不过,栾先生对鬼的关注,终究还是由于关注人,正如他在访谈中所说,“幽冥文化是以人为本位的”,“鬼魂对生人来说虽然在形态上已经是‘异物’,但从本质上却是人性的延伸”。

最早接触您有关鬼的文字,是那本上海文艺出版社的《扪虱谈鬼录》。序言当中,您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,叫做“幽冥文化”,而且特地指出,中国的“幽冥文化”与西方的“鬼文化”不是一样的概念。对此,能否请您详细谈谈?

栾保群:当我谈到西方的“鬼文化”时,其实也指的是受其影响的中国“鬼文化”。这种“鬼文化”所囊括的范围很广,除了亡灵之外,还把各种鬼物、妖精、瘟鬼、恶魔都列在研究范围之内,甚至混同一物。我所以提出“幽冥文化”这一概念,就是要把研究的主体做出界定。幽冥文化是以人死后的鬼魂为主体,可以包括处于生死之间的生魂,却不能包括《画皮》中那种类似于妖魔、魔鬼的“鬼”。既然鬼魂也为“鬼文化”所包括,那么是否可以把幽冥文化看做鬼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呢?我觉得根据中国人对鬼魂的认识,还是把幽冥文化与一般的鬼文化分割开较好。从性质上鬼魂与一般的妖魔鬼怪有很大的区别,妖魔鬼怪是有实体的,而鬼魂却是虚幻的,而且他们不是存在于同一个空间维度中,按理是彼此不能相见的。而最主要的是,妖魔鬼怪总体上向人呈现的是“丑”和“恶”,而中国的鬼魂虽然或有令人畏惧的一面,但人性的善是很突出的,特别是在汉魏六朝志怪小说中的鬼魂,其形象多是孤独无助、饥寒交迫的穷人,使人产生的更多是悲悯之情。

幽冥文化是以人为本位的。鬼魂对生人来说虽然在形态上已经是“异物”,但从本质上却是人性的延伸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张扬,所谓“生有拘束,死无禁忌”,生前为礼教和法制所束缚的人性,在成为鬼魂之后反而得到解放。这一现象在那些妖魔精怪身上是不会出现的。

幽冥文化的主体虽然是鬼魂,但却与生人始终交互作用。人的故事里可以没有鬼,但鬼故事中却不能没有人,只有鬼没有人的鬼故事极为少见,像“真正岂有此理”的那部小说《何典》,还有几个鬼坐在一起吹牛之类的短故事,通篇没有一个人,那结果就是不像鬼故事,只是一篇讽喻小说。甚至通篇没有鬼魂出现的故事,也可以纳入幽冥文化中,比如因果报应的故事。鬼故事的人本位,不仅在于鬼故事是人间世的一种反映,而且要直接与人间世的生活相关联,这一点我已经在鬼的吃饭问题上有过叙述了。所以幽冥文化必然要包括丧葬文化和祭祀文化等等。

您也提到,自己从小爱听鬼故事,年纪稍长,便自己找来各类有关鬼的书籍来读。让您印象深刻的书籍和作者都有哪些呢?

栾保群:印象最深的自然是《聊斋志异》了,小时候一说讲鬼故事就说“讲聊斋”。但真正看到此书则是在读初中以后了,也正是因为看《聊斋》,所以才学会了读古文。除了《聊斋》之外,魏晋之前的志怪小说几乎都包括在干宝的《搜神记》中,这书从上初中到现在,基本上见到好版本就买。晋以后到五代,鬼故事集中见于《太平广记》中谈鬼的四十卷,在谈报应和定数的几十卷中也有涉及幽冥文化的,也是我常看的。上大学后才读了《阅微草堂笔记》和《子不语》,至于《夷坚志》,那就更往后了,这些书好像都是半禁书,没说不让看,但你根本找不到,你看了会招来进步同学的白眼。《阅微草堂笔记》这书多借鬼故事讽喻现实,但绝不乱编,里面谈到的幽冥文化很合尺度。清末民国的鬼故事,写的较好的是郭则
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文化网 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文化复兴网”的,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只为方便用户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管理员,会立即删除。
中国文化网 中国传统文化网 中国文化复兴网 站长邮箱:751516695@qq.com 站长QQ:751516695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中华文化复兴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