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首页 > 琴棋书画 > 资讯动态 > 新闻动态
投稿

中国画院陈翔:“画如其人” 技法就是道理 画画就是做人

时间:2017-12-04 09:27:50 来源:澎湃新闻网 作者:钟禾 中国文化复兴网

“对于传统中国画来说,它的本质不是绘画。中国画与文化的关系更加密切,技法就是道理,画画就是做人。所以才会有‘画如其人’这样的说法。”谈起对中国画的理解,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陈翔近日说。

“溪山清远——陈翔中国画作品展”将于12月8日在上海敬华艺术空间开幕。展览将展出五十余幅由陈翔创作的山水画精品力作,有手卷、册页、立轴、成扇、小品等多种形式,可以说是其近年来最大型的精品展。在接受采访时,陈翔结合自身创作经历畅谈了对中国画的理解。

陈翔

澎湃新闻:上海中国画院是中国画重要的创作与研究阵地,对中国画的传统也一直在进行梳理,想先请你谈谈对中国画传统的认识。

陈翔:国画的传统,我现在所能谈的也就是从我自己的角度和自己的浅显的理解来谈。对于传统绘画来说,没有中国画的概念,画就是画。传统绘画如果不用包罗万象来形容至少也是丰富多彩的,其实表现形式和观念、功能等应该也是很多样性的,卷轴画是当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东西。传统上大家比较公认的对于中国画的标准,可以归结为不仅仅对中国绘画本身的某些规矩或判断,而是基于对画家、对人的标准。就像气韵生动、骨法用笔等的六法标准,其中第一、二的标准应该是评定人的标准,这个是最主要的。接下来的几法是比较带有技术性方法论的标准。

国画总体可分为法、理、道三个层次。从某种角度看,应该还是比较统一的,没有说三个层次要截然分开。刚才我说的画的品评也是对人的品评,很多画其实因人而传的,画以人传很多,人以画传比较少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明白了这个传统以后,我们也可以明白为什么中国画发展到近现代甚至于当代,很多价值观,很多评判标准的紊乱,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后来越来越乱。

在某种程度上来讲,法理道是合而为一的,最高境界是技近乎道。近现代中国画很多改革和改良,其中一些代表人物所持有的代表性的观点,我们通过比较就知道了。比如林风眠先生说过,“绘画的本质就是绘画”,这也是他一篇文章的题目。其实我觉得对于传统中国画来说,它的本质不是绘画。从大方面来讲,传统中国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载体,从个人,画家的角度来讲,就是把所有个人的品格、学养、生活经验、社会阅历、看法、价值观等通通用绘画的样式表现出来,至于绘画本身的很多规矩是第二位的。如果很多绘画应有之意成为绘画的第二个要义的话,那么这两个东西之间就有差别。

中国绘画和近现代中国画改良画家眼里的绘画就有很多差别,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吴冠中和张仃先生在争论的“笔墨等于零”。中国的绘画如果脱离感情的抒发,笔墨等于零了,我认为吴冠中是基于他老师的观点,即绘画的本质是绘画。这个是从艺术分类的角度去看绘画本身,就是说绘画本身是作为一门技术,跟传统中国画的要求是不一样的。因为在我看来,传统中国画对笔墨的要求,不仅是技法,也不仅表现在宣纸、绢或其他材质上的痕迹,又或者线条、墨块或者其他的样子,而是人的投射,把人很多精神的东西投在上面。所以传统中国画对绘画的品评,很多技法等是有规则的,不能过。

《翠岩流泉图》,陈翔

澎湃新闻:那能谈谈您学画的经历吗?

陈翔:我天生喜欢学画,小时候的乐趣就是临摹连环画、刻花样。有一次生病住院,我拿了一支圆珠笔就开始画,画到床单上都是,可见我当时多喜欢画画。中学的时候认识了薛邃老师,正式登堂入室学中国画。进大学以后,复旦有一个书画协会,每次有展览的时候我就交一张画。毕业后我被分配去了上海书画出版社,又把画重新捡了起来。当时的书画出版社人才辈出,那些老先生的实践能力都很强,对于大学刚毕业的我来说就像老鼠跌进了米缸里。

在我学画过程中,除了薛老师外,有两个人对我的影响很大。其中一人是画当代的,他觉得中国画太老实,总想打破结构和传统笔墨形式、用新的理念重新建构但又不脱离物象。当时我刚毕业,还有一点文人情怀。别人都在注重些烘泥,我就寥寥几笔,追求平面和线条,一个亭子,一棵枯树,淡墨一铺,有时画一个孤零零的山头,也有自己情绪的映衬。他看到说,我没想到你画得这么好,烘托和明暗都不要了,结构也好。我一想坏了,如果这样画下去就和他一样风格了。我就回去思索,把烘染重新拾起来。还有一个是我很尊敬的画家。他看我的画,说我进步很大,但要创出自己的风格就要结构上变形,比如山头,要有装饰性,不能都是一个样子的。他自己也是这样画的。既然大家都追求装饰化,都追求山头的奇形,那我就不追求。我就选择了最平淡,不奇不险的风格,不太愿意走别人重复的路。

《秋林偶语图》,陈翔

澎湃新闻:您作画过程中有没有什么阶段性的变化?

陈翔:没有太多阶段性的变化。中国画的气息最要紧。曾有画家很苦恼,认为画了几十年的画,不知道未来方向在哪里、走什么路。我认为没方向的时候就要静下来想一想,把过去几年的画拿出来,看看什么在变,什么没有变。我觉得总有不变的东西,包括观念、对画面的总体要求、笔墨使用的习惯和对颜色的偏好,一定有一些是不变的,这就是最本色的东西、是下意识和本质的东西。画画不能只是画物象,画山是山,画树是树,这不是我的追求。我要通过物象表达自己内心的东西,山水树石只是媒介,我追求画面宁静的气息,看似平淡实则有内涵,这是我一直追求的。从一开始不成熟的水墨、写意小品甚至是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到后来淡雅的山水,再到现在的大红大绿,表面看是经过几个阶段,但实际上有些东西一直没有变化,那就是平和安宁的气息,澹泊闲雅的意境。亦古亦今,笔墨温润,不追求乖张,用色可浓可淡,但必须透明澄净。这都是我一直不变的东西。

澎湃新闻:就你个人而言,绘画意味着什么?

陈翔:画画对我来说就是一件我从小就喜欢的事情,是一件我一个人就可以做的事情,是一件让我不会有无聊时光的事情,是一件让我在身心疲惫的时候可以让灵魂得到安抚的事情。

违背初心,画就画不好了。

画画对我来说就是一件无可无不可的事情,所以我不会因为究竟是要传统还是要创新而烦恼,不会因为究竟是要师古人还是师造化而纠结,也不会因为究竟是要贴行家画还是戾家画的标签而困扰。想多了,画就画不好了。

画画对我来说就是一件自然地表达自己的事情,我的性格、阅历、情感、素养、观念、理想,都在我力所能及的绘画表达当中得到或多或少的体现。不自然,不自我,画就画不好了。

画画,就是画我!自娱,是必须的!

《古人诗意图册之三》,陈翔

澎湃新闻:能介绍一下您最新创作的两幅作品么?

陈翔:《幽溪渔隐》那张还是我擅长的青绿,画了很久有了一些心得了。我现在画青绿总是想简约,再简约一些。比如赵孟
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文化网 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文化复兴网”的,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只为方便用户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管理员,会立即删除。
中国文化网 中国传统文化网 中国文化复兴网 站长邮箱:751516695@qq.com 站长QQ:751516695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中华文化复兴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7